真优美黄金怎么样cpyx18.com
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民俗艺术到底靠谁在传承 《百鸟朝凤》影评

2017-08-21 来源: MMK1115
分享到:
T + -


这一部电影并非是绝佳的影片,贵在题材。吴天明导演选择了唢呐民间艺术作为中国匠人现状的一个映射,很好。另外,因为吴导本身对陕西风情比较熟悉,所以场景中的俗语、取景、和生活习惯都算是原汁原味,除了演员的那一嘴陕西郊县普通话,普通话基本是在市里说的,农村都说方言,大概是为了方便全国观众理解对白吧。里面的陶泽如老师演技真是很好,那种农村民乐艺人的傲气和坚持表现的恰到好处,当初收天明的时候也是根本不睬天明爸爸的乞求,直到看天鸣为了父亲留下眼泪,才算勉强答应留下这个心底善良天资一般的学徒,后来的蓝玉则不同,有灵性但是耐心不足不够稳重,作为一个唢呐匠他是极好的料子,但是作为将这门艺术传承下去的接班人他不够稳定,这也就是为什么最终焦师傅选择天鸣继承的原因。 在我生长的那个农村,没有这种乐器的民俗匠人,倒是有些木匠剪纸人。姥姥算是一个剪纸艺术家,心灵手巧,谁家有红喜事总是喜欢把姥姥叫去提前开始剪窗花,剪红双喜字。在农村,不管多现代的装潢,如果在结婚这一天没有窗花贴纸没有大红双喜剪纸那基本上就没什么氛围了,但是这个手艺我们家孩子没有一个继承过来的,姥姥视力不断的在下降,所以这些年出面为人家剪纸的时候也不多,现在再回去农村,都是老人跟孩子,好几年不回去的话,总是在父母那里得知一些最新的消息,不过大抵都是哪位老人又过世了,每次回去认识的人越来越少,年纪在28岁以下的人基本都不认识,整个村子的生命力也随着这种种的民间艺术慢慢的减弱,每每想起总是唏嘘。 从个人家庭到技艺传承再到如今的“快餐”文化,几乎可以一言以敝,传统文化都在渐渐衰落。就像春节变成了段子手和红包族的狂欢,清明、端午、中秋需要靠“小长假”来维系,我们的经济与世界接轨的同时文化也在融合,或者说因为我们的城市化和经济高速发展,下里巴人的民俗文化已经不再符合现代的审美观。甚至可以想见,为何这样一部电影是由一位老一辈的电影工作者完成,因为他来自那个时代,有那个时代的记忆和不能磨灭深入骨髓的印记;而我们现在的年轻一代,就算愿意去了解去讲述,我们有那个底蕴吗?看电影的时候不禁在想,为何在我们眼里,只有那些西洋管弦乐才称得上是高雅艺术?同样历经时代的检验,为何我们的艺术在消失而西洋艺术却能传播到世界各地甚至成为学识、品味、身份地位的一种象征?如果这样问大致也能明白了,管弦乐的出身在西方的群体定位便是贵族、有钱有势的人;而我们的艺术来自于普罗大众,从劳动中来。当我们在城市化的发展中越来越远离土地远离孕育和发展出民间艺术的故土,艺术失去了土壤难以为继,只能靠着“非物质文化遗产”来唤醒沉睡的记忆。 因此,越是看到结尾越是感到一种无能为力。我们不能扭转甚至放慢时代变迁的脚步,也几乎不可能再使吹唢呐等民间技艺得到曾经的荣耀。我们也很难去改变时代改变的现实,很难再去寻觅过去的印记。人的一生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那些过去的、注定要消失的,除了一声叹息和目送那远去的背影,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变化才是永恒的主题,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永恒。

本文来源:MMK 责任编辑:MMK1115
分享到:

从吥掉队到“都成功”:美国基础教育改革走向

热点新闻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